当前位置: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> 游贝游戏大厅 > 我无比地怀念它

我无比地怀念它

文章作者:游贝游戏大厅 上传时间:2019-09-30

算算时间,从三月份《塞尔达传说:荒野之息》发布到现在,我在 Wii U 和 任天堂 Switch 这两个平台上,游玩《荒野之息》的时间加起来已经突破了三百小时。实在找不出什么词语来形容我对《荒野之息》的喜爱,所以我只能将游戏时间拿出来。但是我已经有好一阵时间没有打开我在 Switch 上的《荒野之息》了,就算是上次游玩,也只是在新的 DLC 发布之后,尝试了一下剑之试炼,将科洛克种子谜题的收集数提高到四百,然后剩下的时间基本都在玩 《splatoon 2》。

splatoon 2 真的好玩

我觉得,可能是我的海拉尔大陆死去了,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但是我无比怀念它曾经十分鲜活的模样。

优美如画的海拉尔大陆

在游戏里,我的林克刚刚离开苏生神庙时,碰见了博哥布林,我整个儿被这种怪物震惊了。

十分灵性的博哥布林

那只博哥布林在草丛里睡觉,鼻子上可以看见鼻涕泡泡,听见我闹出的动静以后,一个鲤鱼打挺抄起旁边的棒子朝我走来。在之后的日子,我养成了观察博哥布林的习惯,发现他们也有群居生活,会有分工合作,有的外出打猎,有的站在高台上放哨。在傍晚开饭的时候会勾肩搭背在火堆旁跳舞,在野外无聊了会时不时地挖一下自己的鼻孔(任天堂很贴心地为博哥布林挖鼻孔配了音)。在与我战斗的时候,博哥布林会在我攻击的时候用盾牌防御,朝他扔炸弹的时候会及时地用脚踢回来,特别灵性。游戏中对于博哥布林行为、神态和肢体动作进行了极为细致而全面的刻画,让我感到博哥布林不同于我之前见过的其他游戏中的怪物,我感觉他是活的。

开饭前的博哥布林

我到达的第一个村庄是卡卡利多村,这个村子里充满了各式各样的NPC,有随着剧情的推进,会将自己对林克的爱慕之情慢慢写入日记的女孩;有为了悼念亡夫,深夜走到村子后面的墓地里去的服装店老板娘;有为了一睹海拉尔大陆的壮丽美景,每逢黄昏都会爬上山岗的守卫;有为了达到“大师剑选中的人”的高度而每天苦练剑术的白胡子老人。

夜晚滑翔经过村子

如果是白天来到卡卡利多村,大概会看到两个到处乱跑的孩子,一个叫 Koko,一个叫 Cottla 。Koko 和 Cottla 似乎像是一对双胞胎姐妹,我初次看见她们,是在她们的父亲在山坡上的一棵树下面给她们讲故事的时候。她们的父亲告诉我,原本给孩子讲故事的事情都是孩子的妈妈来做的,他自己做得没有妻子那么好,每天只能讲差不多的故事,希望孩子们不会觉得无聊。我隐隐猜到了什么,但是不是特别的确定。

某天早晨,当我从村后面的墓地经过时,看见了 Koko 独自一个人站在墓地前哭泣。我走了上去,她告诉我,她的母亲在这里睡着了,但是她的父亲觉得最好不要告诉两个孩子真相,却没想到年纪较大的 Koko 已经意识到了。在抱怨完父亲欺骗了她们之后,Koko 还在我走之前请求我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年纪较小的 Cottla 。

独自在墓地哭泣的Koko

之后我在村子的后山上遇见了 Cottla ,她说她的妈妈正在陪她玩捉迷藏,因为爸爸说妈妈藏起来了。在和 Cottla 交谈的时候,悲伤没有办法抑制地在我胸口中蔓延开来。

傍晚的时候Koko还会为妹妹做晚饭,真是个好小孩儿

在之后的旅途中我也许多次碰巧地闯入了别人的故事,这些故事或悲情或温暖,给行走在路上的我注入了新的力量,带给我继续走下去的欲望。

另一个悲伤又暖心的故事

我特别喜欢在《荒野之息》里面爬山,爬山总是给我一种感觉,山是活的,山在呼吸,对于山来说,早上和晚上也是不一样的。雾气从湿润的泥地里袅袅升起,暖黄色的晨光照在山头,紫红色的花轻轻摆动,清风将点点草屑吹起,打在林克的脸上,这是山的早晨。动物们随着日光散去而散去,周围瞬间变得安静下来,连虫鸣都细不可闻,一片泥地突然钻出几具骷髅朝着林克嘶叫,这是山的晚间。

将要入睡的山

不同的山也有不同的性格,哥隆族所生活的火山地区的山,常年无雨,几乎没有植被在上面生存,整个山因为岩层赤裸而呈红色。山体上时不时因为高温而崩裂开来,显露出底下的岩浆,岩浆流淌下来聚集在一起形成岩浆湖。这个地方也几乎没有天然的水域,少数的水域都因为高温而在缓缓沸腾,还有一些小型的泉水得了地利成为了温泉,哥隆本地人都喜欢在山上泡温泉。得益于这样复杂的地质条件,哥隆地区的山上,虽然看似没有什么生机,但是矿产极为丰富,我喜欢这里。

死亡火山地区

费罗内地区的山与死亡火山完全不同,布满植被,生机勃勃,伴着轻灵的钢琴曲走在林间,可以听见各种动物的声音。这里是各种生命的天堂,同时也是攀爬者的地狱。费罗内地区的山脉喜怒无常,前一秒还是晴空万里,后一秒就可以变成大雨倾盆,这个时候,光滑的岩壁就可以让我叫苦不迭。费劲千幸万苦攀至峰顶时,往往一道亮光划破天际,身上的金属武器就会泛起电光,这个时候若是不及时把金属装备收起来,便难免雷击之苦。就算是这样,当勇者林克历经千幸万苦到达最高处,在蒙蒙细雨中迎来黎明时,往往能为远处浮现的青色的龙影感动不已,我喜欢这里。

那条龙大概长这样

山往往还会给我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,当我在游戏里面失去目标时,我便会去往最近的山,站在山顶,逆着光往山下俯瞰,找到想要探索的地方时,拿出地图在上面做好标记,然后,举起滑翔伞,跳入这片美如画的风景里。

跳入一片潋滟的水波里

我是如此的深爱着这片大陆,但是游玩的过程,仿佛就是让这片大陆死去的过程。我与每一位npc交谈,参与到他们的故事中,为他们的高兴而高兴,为他们的悲伤而悲伤,这一切结束后,曾经鲜活的,让我为之欢呼为之落泪的npc,现在只会说几句重复的无趣的话语。

我是如此的深爱这片大陆,但是在游玩的过程中,我感觉自己亲手杀死了它。拿到全套最顶尖的装备之后,我没有了那种心情,那种在我还是个新手冒险者的时候的观察博哥布林的心情。现在博哥布林扑到我面前,我只会一套机械的平砍将其杀死,再不会仔细观察它的动作,为自己的一点发现感到雀跃。

我是如此的深爱这片大陆,但是最终,这片大陆仿佛是在我的怀里渐渐地失去了呼吸。在两次通关、总共三百多个小时之后,我站在海利亚湖附近的山上,举目四望,却茫然失措,不知道我接下来将滑翔到哪片林地或者湖泊,因为四处都已经布满了我的足迹。

我甚至感觉我才是真正的大魔王,让这片趣味盎然、富有生机的土地变得机械而无趣;原本充满色彩和想象力的探索与交互点在我的手中渐渐变得黯淡。

大魔王加农

大概是时候重新开一个存档了,这次我要选大师难度,希望能够让我玩得更久一点,让这片大陆活得更久一点,因为我深深地爱着这片大陆。

向制作人青沼浩二致敬。
向整个《荒野之息》的开发团队致敬。
向任天堂致敬。
向那些不断探求游戏性的极限的人们致敬。
向人类心中那份最原始的探索欲致敬。

ps:希望我有一天能够玩到一个超级好玩,够我玩一辈子的游戏!

本文由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发布于游贝游戏大厅,转载请注明出处:我无比地怀念它

关键词: